这些历史和人物,正在被北部湾的风生水起拂去了尘烟,显出了耀眼的辉煌。这些历史和人物,正在被北部湾的风生水起拂去了尘烟,显出了耀眼的辉煌。伴随着这些历史文化的挖掘,钦州文坛的作家们,似乎也在越来越大显身手名声在外了。

  如沈祖连的小小说,谢勇云的微电影,谢凤芹的名人系列,或许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了。自然还有一个很优良的现象,就是钦州的女作家,也是越来越活跃了。这些女作家,妙笔生花,美文如霞。无论是创作势头,或者是摇旗呐喊,都让钦州的男作家们有点望尘莫及了。我看钦州的这群女作家,或许最有成就,最有代表作品的就是谢凤芹了。多年来,谢凤芹不忘初心,淡泊名利,殚精竭力,专注创作,出了长篇小说《欲望的轮回》《大地理屈词穷》,中篇小说集《婚姻黑子》,散文集《静听天音》《叶落地平线》。

  尤其是她的新作系列《虎将刘永福》《国柱冯子材》《大儒冯敏昌》,肯定是和这些名人一起,流传下去,持久持久的。还有梁沃、陈旭霞、林巧云、邱桂丽、黄立新等,也都是很有风格和特点的作家。这些女作家,几乎都有一个相同的特色,就是美人美文。这些美女作家的作品,用词美,情感美,意境美。不但有女性的柔美和细腻,还有极强的亲和力和直抵人心的魅力。

  梁沃的作品,我读过的一本是散文集《荷香竹影》,一本是诗集《指间花》。这两本书,给我的印象是书中有画,画中有诗。诗如散文,散文如诗。就是一个《老井》,梁沃也掏出了哲理的诗意和悠远的神韵:“白天抽干,夜里蓄满,这年轻时饱胀的乳房,喂养了多少老去的村庄”。我总是觉得陈旭霞行文码字,弄文舞墨,几乎就是一个腾挪跳跃的女汉子。

  尤其是女人读女人,女人写女人,读得深刻写得精彩,且形成了系列,那些“芳名留史”的“中国女人”,到了陈旭霞的笔下,一个个都如时装模特走上了t台似的,千姿百态地向我们走来了,一个个都被揭去了神秘的面纱,或除去了耀眼的光环,或拂去了污垢的尘埃,一个个都被还原成了有血有肉有情有义,或是接了地气的呼儿唤女回家吃饭的妇女。

  林巧云,可以说是未识其人,先识其名。我记得,林巧云很早就出有好几本小说集了。专程是,林巧云在全国小小说创作的领地里,已经是一个颇有成就和很有名气的小小说作家了。后来,我意识了林巧云,再品味到了她的散文佳作,我又发现,她从六万大山走来,到了北部湾的茅尾海边,这一路走来,都是在殷勤讴歌俊美的南方,马首是瞻称赞北部湾这方热土。

  我读邱桂丽的作品不多,虽然读到她的作品很少,但我所读到的她的每一篇作品,几乎都有一种言为心声文如其人的感受。邱桂丽的作品,情感率真,他国过多的粉饰,或追忆童年,或倾诉亲情,或畅怀友情,或书写凡人俗事,或分享阅读心得,或自我山水,或仰望星空,都着力显露生态原貌。2011年、2012年,黄立新就先后送过两本著作给我了,一本是《花开的声音》,一本是《香月亮》。

  书如人,人如书。黄立新的文字,有灵性,有诗意,有激情,字里行间,青春飞扬,气息浪漫。即或是一棵小草,一朵花开,一粒果实,一只虫子,一缕阳光,一片云彩,一阵微风,一头跃出水面的海豚,一根被霜雪冻伤了的香蕉,黄立新似乎都在关注,都会诧异生情,都是文思泉涌,都能潇潇洒洒地写出一篇篇精彩的美文,让人想到了梦笔生花这些成语典故,让人听到了花开的声音,闻到了花绽的香气,看到了花怒的艳丽。

  所有这些,是我对钦州女作家的一个或许肤浅或者深刻的印象。我忽然在想,钦州这些女作家的所作所为,是否也是钦州历史文化的一个缩影?或许,我们透过这一现象,也许还会触摸得到钦州文脉的跳动。新闻推荐咸酸田里禾虫肥本报记者 敖帅昌 通讯员
钦州新闻,讲述家乡的故事。有观点、有态度,接地气的实时新闻,传播钦州正能量。看家乡事,品故乡情。

  家的声音,天涯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