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从部队转业。那个时候,建军节,也是父亲40岁生日。父亲从部队转业。那个时候,建军节,也是父亲40岁生日。那天,我陪父亲来到商业大厦一楼一间只有10平方米的献血点献血,父亲得到一份独特的生日礼物——一本大红色的献血证。

  从此,父亲又担负起对社会的多一份责任,定期参与无偿献血。2013年,钦州市还他国成立机采血小板应急队,临床所需要用到的血小板多数由血站工作人员对全血进行分离而成,单人机采血小板则比较少。

  血站工作人员制作一份血小板一般需要分离4份-5份全血,在输入受捐者时容易产生不良反应。当时有个病人情况比较危急,身体免疫力专程低下,需要使用机采血小板。因为暂且他国合适的捐献者,血站便联系了父亲。救人如救火!当时父亲正在崇左出差,接到血站的电话后连夜驱车200多公里赶回钦州,献完血后又返回崇左继续工作。2015年2月底,市中心血站又发来援助信息,一位患者急需b型血小板。

  父亲收到消息后,就鼓励我去捐献。在父亲的影响下,我为自己又多了一条帮助别人的渠道感到愉快诛求无厌。2015年那个炎热的夏天,父亲被确诊为前列腺癌晚期。

  他一边以乐观的心态配合治疗,一边继续参与公益活动,显露的照样是慈爱面容和爽朗的笑声。然而病魔无情,2017年春,在与病魔抗争了两年后,癌细胞无情地破坏了父亲的脊椎,他瘫痪了。2018年的夏天,父亲向我们表达了死后捐献器官的意愿,我们忍着悲痛的心情,含泪支持和同意了他。

  经向医生了解得知,因为癌细胞的侵蚀,父亲可以捐献的只有眼角膜。2018年8月21日下午4点20分,父亲的心脏住手了跳动。

  纵有对这个世界万千不舍,父亲也走得很冷静。原因他自信,他的孩子们,还有无数的人,一定也会加入互助情意大家庭,一定也会加入无偿献血的大部队,有一分光发一分热,有一份爱尽一份善。新闻推荐醉美荔乡
钦州新闻,弘扬社会正气。除了新闻,我们还传播幸福和俊美!原因热爱所以支拨,光阴流水,不变的是钦州这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