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学诗文。57岁离乡定居北京,历经十余年“衰年变法”,方才名声大振,开创中国现代大写意画一代新风,并对现代绘画产生了宏大影响。兼学诗文。57岁离乡定居北京,历经十余年“衰年变法”,方才名声大振,开创中国现代大写意画一代新风,并对现代绘画产生了宏大影响。

  齐白石40岁至47岁,曾五次远离家乡外出游历,被称为“五出五归”。在五次出游中,分别于 1906年、1907年和1909年三次旅居钦州,居留时间将近两年,这是他定居北京之前旅居时间最长的地方。

  齐白石与钦州的不解之缘,并非历史必然,而是由南下寻亲和友人在钦任职的偶尔因素交织而成。1906年初,齐白石接到父亲来信,嘱咐寻访在广东从军的四弟齐纯陪和长子齐良元。

  到广州后才知道他们尾随跟包钦廉兵备道道台郭人漳到钦州从军,于是齐白石也就到了钦州,这是他第一次来钦州。在钦期间,郭人漳盛情款待齐白石,郭夫人埋头向他学画,齐白石还为郭人漳代笔应酬,其中《郭人漳画荔枝图》,据考证为齐白石在钦所作。郭人漳工诗善书,珍藏有八大山人、徐渭等名家真迹,齐白石在钦州得以临摹这些名家之作,获益匪浅。

  第二年春天,郭人漳再次约齐白石到钦州旅居,并到肇庆、东兴玩耍。5月返钦之时,正值荔枝成熟季节,齐白石得以一览荔枝风光,品尝荔枝美味,自此他常以荔枝为题作画。

  再隔一年,齐白石与友人到香港,郭人漳闻讯,即启程到香港找齐白石,并邀请齐白石到钦州。齐白石与友人同游海角亭,作《海角亭图》,刻“海角亭过客”印。6月又是荔枝时节,齐白石从东兴返钦州,沿途欣赏荔枝美景,并以日啖荔枝为乐。

  此次来钦,自愧弗如远游将停止,作画150余件,刻印180多方,可谓成果丰硕。钦州与齐白石的夙缘,牵线人为郭人漳,异国他,也就异国钦州的白石文化。郭人漳,字葆生,“为湘军骁将郭松林之子,其人绝顶聪敏,习拳术,善骑射,而又工诗善书,与黄兴、杨度、夏寿田等交厚。”在近代史上,郭人漳曾临事背约,夹攻王和顺、黄兴领导的钦廉防城起义义军,导致孙中山所称的“予第五次之失败”,名声不太好。

  但在钦州文化史上,郭人漳的贡献不小,原由他把齐白石请来了,为钦州文化添加了粘稠的一笔,这与宋代宋霖请周去非到钦课育士子的意义相仿。他曾致信齐白石说:“无论作诗作文,或作画刻印,均需要游历中勇猛精进境,实地考察方能得其中之真谛。”正原由郭人漳,方才促成齐白石三次钦州之行,这不仅成为齐白石晚年所念念不忘的经历,也成就了钦州文化史的传奇佳话。

  齐白石大器晚成,艺术成就在于“衰年变法”之后。他对于钦州荔枝热爱程度超乎人们的想象,他一生所作3万幅画作中,以钦州荔枝为题材的画作有500多幅,仅次于虾画之数量。齐白石对钦州念兹在兹的原因,很大程度与艺术有关。荔枝树百年而不凋,荔枝成熟后的鲜红果实和墨绿树叶正是“红花墨叶”的绝好素材,齐白石曾言“果实之味,唯荔枝最美”,且“入图第一”。

  他在《白石老人自述》说到,当年随友人去东兴,在回钦州的路上,看到挺拔苍劲的荔枝树,挂着鲜艳欲滴的荔枝果,画兴大发,一天连续画了七八幅荔枝图,可见他对荔枝的喜爱。同时,荔与“利”谐音,荔枝象征吉利如意,故齐白石多以入画,并题“大吉大利”“吉利万千”,以寄托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倾心。荔枝之于齐白石,可以说是魂牵梦绕,画荔枝终其一生。

  齐白石在北京时常用吟诗作画来回味南方赏荔的情景,他曾作诗云:“此生无计作重游,五月垂丹胜鹤头。为口不辞劳跋涉,愿风吹我到钦州”,“自笑中年不苦思,七言四句谓为诗。一朝百首多何益,辜负钦州好荔枝”的诗句,以寄托对钦州荔枝的无限思念。

  钦州本属“海角”,自得名1400多年来,钦州文化发展得益于中原文化的影响,无论是唐代的张说、宋之问,宋代的陶弼、岳霖,还是现代的齐白石、田汉,他们之于钦州文化,既起着开风气之先的效应,又给钦州留下了深厚的文化遗产,这与钦州本土文化相辉映,成为钦州文化的双璧,激励着后人。新闻推荐钦州港区税务局寄语新机构成立后首批公务员尽快进入角色钦州新闻,新鲜有料。

  可以走尽是海角,难以品尽是故乡。距离钦州再远也不是问题。世界很大,期待在此邂逅。